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莲花台上吟莲花
作者:雨善    发布于:2019-06-20    文章来源:商南宣传网

因工作变动,我们包抓的扶贫村也变了,变成了商南县湘河镇莲花台村了。这个村名字有诗意,也很美。村子西边丹江上,正在修建一座水电站,就叫莲花台电站,已修了好几年了。在政府工作,我曾陪领导来过,当时却没关心这个名字。前年“走丹江”也从村子路过,没想到跟这个村子还有缘。爷在世时常说,世上不走的路都要走三回哩,这话还是有点道理的。单位是新组建的,想着安排好一切,再到村上去。没想到支书廖自飞却跑来先见我了。他三十多岁,瘦瘦的,下巴有几根胡子长长的。他原来在县上一家公司当副总,是去年换届时回到村上当支书的。一见面,他就给我说村里的情况,说他对村子发展的想法,说得我也连连点头表态,全力帮助,发展好村集体经济。说到旅游,他自豪地说:“利用即将建成的发电站,建水上乐园。今年正月初三,搞了河灯文化,没想到一下子来了几万人,可热闹了。”

5月的一天,我和单位全体同事,一块去村上。廖支书介绍了贫困户情况,我们分头入户。他忙着安排人到市纪委接上访人。一位老人,不符合条件,偏要在县城要一套搬迁安置房,乡里乡亲的,他多次做思想工作,却还要上访。县里领导来检查防汛,我让他陪去。“咱是一家人,没必要客套。”我诚恳地给他说。

我包的一户在台子组,镇上一位女干部带我去。我沿着村委会后边进沟步行。小河流水潺潺,河边路边长满树,大都在一搂粗。女干部边走边介绍这户情况,男的在电站打工,女的有病在家,养鸡养鱼,属于因病致贫户。正说话间,一个男子骑摩托,从我们身边驶过。她说那就是主人。走了三四里,到这家。刚到院子口,狗就咬起来,女的挡住,男的在吃饭,说吃过还要去加班。女的又是搬凳子,又是倒水。我一边翻看扶贫表册,一边跟男子说话。他一月挣三千多块,两个娃,一个上大学,一个上小学,都享受教育扶贫政策。女的去年住院花了好几万,农合疗报销后,自己也出了一些。男的边吃边说:“都放心,日子好着哩。”吃罢饭,他又骑着摩托车上班去了。女干部又要陪其他人入户,我和女主人拉了一会家常,中午十二点多了,朝村部走。女主人送我到大路边,见路边那些粗树,我问女人,她笑笑说,是柳树。我惊奇,自己咋没见过这种柳树,还让同行的小陈从手机上的“花伴侣”查一查,这树叫枫树,又叫麻柳。看来女的说的正确。走到一处下坡,路边一排树,像榕树,树干像绳一样,由几块扭着生长,也能剥下干树皮。树高大,小陈又查“花伴侣”,是青檀树。这也印证了,我们那次去武关时田爵勋老师说的《诗经》中的《伐檀》就说的是秦岭山里。

到村委会,廖支书也回来了,他让我参观了村上几个公司,他很能干,村上先后成立了六家公司,且大多都运营了。像陕西太吉八图文化旅游开发管理有限公司、吟莲花农业有限公司、丹水漂流公司、德本建筑劳务公司、胜春紫彤农业发展公司、润美园林绿化公司。对他说的“吟莲花”,我很感兴趣,他弹了弹烟灰,笑着说:“把土特产都注册成‘吟莲花’牌,已经建成的像吟莲花酒坊、吟莲花油坊、豆腐坊。”我笑着说:“这好,得抓紧注册呀,这么好的名字,小心叫人抢去了。”他说:“已经注册过了。”

他又叫来从铁路上退休的老韩。老韩爱好文艺,也是他们那次河灯文化演艺的策划人之一。他和廖支书的父亲当年曾经组建过基建队,规划修建一千米丹江河堤,因资金问题搁浅。他说,小廖这次回来当支书,也是完成他们的心愿的。老韩说,他们这里五十岁以上的人,大都放过排,他就从初中到高中,每个假期都去放排,挣学费。那次河灯文化演艺就是村上人写的词、村上人表演、村上人主持。通过祭拜、送行、祈福、庆迎、展望等五节,再现了当年放排的场面,祭河神保平安,送亲人战艰险,放河灯祈幸福,迎亲人喜凯旋。

老韩喝了一口茶,又说,这里原来叫庙沟村,清代还建有庙沟街,有一里多长。街上可热闹了,有饭店、茶馆、商店,光粮食、桐油和香油加工就有好几家。船队、骡马队的人,满街都是。相传,乾隆年间,一年夏天,老河口一客商,率船队运货,丹江没水,只好在这里等。一天晚上,梦见财神爷骑着黑虎驾到,让他给盖庙。第二天,客商组织人烧香祈愿。不大功夫,就下雨了,丹江有水了。船队顺利到达龙驹寨。返回时,捐资建了黑虎财神庙。后来因台子组,也就是我们刚才去看望贫困户的地方,地形山势,中间有个很大的平台,很像莲花宝座,人们才叫莲花台的。支书笑着说:“我们莲花台人吟莲花,该是名副其实的吧。”

我点头说:“莲花台上吟莲花,不正是一句好诗么。”说得大家都笑了。老韩说:“吟莲花,就要吟出莲花台的幸福美满哩。”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中共商南县委宣传部 官方微博 办公室电话:0914—6322262  投稿邮箱:snxwxcb@163.com
技术支持:商南县城关镇叶子信息工程服务中心 陕ICP备090111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