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走在桃花盛开的商於古道
作者:陈雪萍    发布于:2017-03-21    文章来源:商洛日报

   

   公路两侧静寂的山坡上桃花正渐次开放,听着毛阿敏的“走过了山沟沟,别说你心里太难受……”想着小时候曾多次梦到要抬起头成90度高高仰望的长安,车就出了沪陕高速的最后一个隧道,眼前豁然开阔。左侧目光尽头高低错落雄浑的山峰下一片延展开来的村庄颇有阿尔卑斯山风光的韵味。右侧公路牌上的箭头指向“蓝关”,没错,就是韩愈“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蓝关了。 
   西天,一轮红日悬在白鹿原上。很多次,我遥望那一道绵延在天边的塬,想象当年“楚汉争雄”,“霸王别姬”是否曾在那里上演,西楚霸王和大汉天子的铁骑应该曾在那里嘶鸣。今天,当你站在未央宫大风阁上,眺望苍茫长安,唯一能挑起你对当年繁华记忆的仅剩未央宫东南角那一方用米浆夯起的土墙残垣。

  

   沿G40往长安方向,可看到路上标示的蔡文姬墓,蓝田猿人遗址,以伏羲、女娲的母亲命名的地名华胥,与兵马俑划等号的临潼……你不必惊叹这是一块儿“圣土”,对十三朝古都来说,这块土地就是历史;对华夏儿女来说,这块土地就是母亲。 
   我是从东南向西北,从山里向高原,从寂寞到繁华走过来的。如果你反其道而行之,从“回望绣成堆”的长安向东南去,过了蓝关便进了茫茫大秦岭,经过辋川会看到王维故居前,1300年前王维手植的银杏树已经参天,需五人合抱,在这里不难体验诗人当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那种“红尘外”的洒脱。 
   你正走着的便是商末周初荆楚部族首领鬻(yù)熊受封为楚子,在率领族人自关中移居江汉的民族迁徙过程中开拓的商於古道,今天,有人回顾这条路上的家国梦、爱恨愁,笑称之为“商山名利路”。是的,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这条路承载了太多帝王将相关于家国情仇的寄托。 
   商於古道是从《史记》记载的春秋谋略家张仪穿梭于该古道,以商於六百里欺楚而被世人关注。并以秦商鞅变法革新,以军功被封地商於十五邑于商邑的传奇人生,使该古道有了第一个军事、商贸、管制的文化中心。以及四皓躲避焚书坑儒隐居商山,助太子刘盈承皇位而被后人广为推崇。 
   这也是一条诗歌路。古道上曾有层峰驿、阳城驿等18个驿站。大浪淘沙,被历史记忆下来的那些身影经这条路北上南下,或欣喜,或哀愁,都化作一首首诗歌流传至今。 
   韩愈除了“雪拥蓝关马不前”,还有催人泪下的《留题层峰驿梁》悼亡女诗,“数条藤束木皮棺,草殡荒山白骨寒……致汝无辜由我罪,百年惭痛泪阑干”。 
   元稹在层峰驿留下的“去日桐花半桐叶,别来桐树老桐孙。城中过尽无穷事,白发满头归故园。”今天已不知他写的是路边的哪棵梧桐了。
   元稹的《西归绝句》,“五年江上损容颜,今日春风到武关。两纸京书临水读,小桃花树满商山。”被召回京城时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岑参的“来亦一布衣,去亦一布衣。羞见关城吏,还从旧路归。”……一首首诗歌记录了人生百态,世事沧桑。 
   而今的热播剧《芈月传》里,芈月由楚入秦过武关;《商鞅变法》里,商鞅因商邑而荣因商邑而亡;《大秦帝国》里,那些在这条古道,这片热土上纵横捭阖的身影……,逝去的只待追忆,留下的仍在继续。 
   李自成潼关兵败带十八骑隐藏在这条道上的金钟山休养生息,娶妻生子,招兵买马,再出骑兵。马蹄声落,留下的闯王寨今天在尽力为游人演绎当年的故事,而李自成的去向之谜仍未解开。 
   李先念中原突围挥师北上经过这里,建立的苏维埃政权,在今天的一个个深山土屋里残存着记忆。 
   被历史记载下来的都是王侯将相们的故事。你再看古道边,丹江岸侧那石崖上错落分布,随处可见的石窟,到底是古时的崖墓,还是躲避战乱开凿的房屋?至今考古界还在从茫茫宇宙中寻找答案…… 
   六百里古道上西风瘦马,五千年黄土地残阳如血。一条古道看古今,沧海桑田无君臣。
   如果你过于沉湎古道的厚重,就读一下崔护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暂不管那桃花里,那树木下是征人血、离人泪、还是故人土。且看两侧青山绿水,再过十日,便是“一山迎春笑,半坡桃花开”了。出秦岭往长安,眼前豁然开朗,有着武陵人发现桃花源的欣喜;出长安往东南,常常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同时难抵“我有商山君未见,清泉白石在胸间”的惊喜,到底谁是谁的桃花源呢?答案在各人的心底吧。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中共商南县委宣传部 官方微博 办公室电话:0914—6322262  投稿邮箱:snxwxcb@163.com
技术支持:商南县城关镇叶子信息工程服务中心 陕ICP备090111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