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文章搜索
 
 
大地微微暖风吹
作者:胡中华    发布于:2017-01-24    文章来源:商洛日报

虽是“斜阳寒草入重门”的季节,正午的阳光依然是那样地温暖。推开家门,妻子正在收看中央11台节目《康熙王朝》,斜睨画面,孝庄皇后正拿着放大镜和康熙皇帝看周培公花了十几年心血画出的满清疆域图。她找到了出生地,高兴地赞誉地图画的详细、准确,周培公不愧是股肱之臣。康熙也非常高兴,极力符合着“老祖宗”。孝庄回到座位上,想了想说:“好是好,可是还有东西没有画出来。”康熙看透了皇祖母的心事,即回答说:“老祖宗是说人心吧!”孝庄点头说:“人心是最要紧的,特别是仕子之心。”康熙会心的点点头。

雨果说:“世界上最宽阔的东西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心灵”。唯有心灵能使人高贵。所有那些自命高贵而没有高贵心灵的人,都像块污泥。人心向背是时代的印记,也是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反映。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党只有始终与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始终依靠人民推动历史前进,才能做到坚如磐石。” 

人心体现在思想和观念之中。传统的文人与中国知识分子所独有的清议传统密不可分,深厚的爱国情怀,独立的人格品质,鲜明的政治立场和爱民、亲民的大爱情怀。这一切都源于儒家文化内涵和这一传统孕育出的入世精神。

孔子说:“士志于道。”第一次以“道”确立了士人的基本性格。道,是中国文化中的最高概念,儒家有儒家之道,佛教有佛教之道,道家亦有道家之道。道是什么?如果用今天的语言来表述,道是宇宙的规律,社会的法则,人伦的规范,德性的根据,个人的理想。总而言之,道是儒家士人的精神之源。由此规定出发,士人成为价值理性的守卫者。孔子教导弟子:“志于道”。曾子则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更进一步对士人的追求进行了明确的认定。之后历代儒家对于士人精神的界定,都是在此基础上的不断延伸与扩展。范仲淹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无疑是士人“以道自任”的更深沉的表达。近代以来,新式知识分子在国难当头登上历史舞台。虽然他们自觉地对传统士人传统有所诀别,然而在精神血脉里,还是无法抹去士人精神的基因。我们从近代以来的知识分子的种种作为与表现,可以看到他们对传统士人那种“以道自任”精神的延续。反观当代知识分子,由于受到历次运动的冲击,尤其是市场经济下追逐利益的风气影响,有些人丧失了理想追求,而沉浸于自我利益的维护与扩张。丧失理想的后果,往往是陷入眼前利益的追逐。

去年秋天,受朝阳公司李总的嘱托,先后去河南、湖北、安徽、甘肃、山西考察调研,看到的是一片繁荣昌盛的城乡风景,虽然,侧重点不同,许多地方以低矮建筑群为主,以乡村建设为主,但新农村的建设步伐发展是迅猛的。有许多地方,还非常重视珍惜土地。也许,我们看到的只是风景,只是表面现象,大地微微吹过的春风,是我们无法体会到的,执政者和收益的群体有更多感人心扉的事例还静静地藏在那魅力无穷的风景背后。

经常回乡下老家小住,到乡村采风,感佩听到的与那些耿耿于怀的人是两样的声音。淳朴的农民不是嫌得到的太少,而是问我们,“国家哪来那些钱”。是的,农民给国家贡献了多少,税费不收,还要发这发那,合作医疗、养老、低保、扶贫,一户农民一年要花国家多少钱?城乡的基础建设国家要投入多少钱,我们给国家贡献了什么?农民得实惠最多,也最拥护党的惠农政策。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动文艺繁荣发展,最根本的是要创作生产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必须把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作为文艺工作的中心环节,努力创作生产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    人类心灵深处,有许多沉睡的力量;唤醒这些人们从未梦想过的力量,巧妙运用,也许能改变人生的观念。作为文艺工作者,要认真体会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深入社会生活,倾听底层人民的心声,挖掘人性的光辉,书写时代的强音,用正能量的作品引导人们向前看,变索取为贡献,变放任为担当,变自私为奉公,变小我为大爱。让国家、民族、社会的理念牢牢扎根于人们心灵之中。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中共商南县委宣传部 官方微博 办公室电话:0914—6322262  投稿邮箱:snxwxcb@163.com
技术支持:商南县城关镇叶子信息工程服务中心 陕ICP备09011150号